马斯克公布中长期战略目标打造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

[摘要]在“自动驾驶投资者日”活动上,马斯克可能会试图通过展示特斯拉的技术实力来刺激需求,同时继续推销他的最终承诺,即打造机器人出租车车队。该发布会将现场直播,并为投资者提供试驾服务。

王思聪目前在万达集团担任董事职务,此前在万达网科旗下的新飞凡电商公司中也担任董事职务。

美国当地时间22日,马斯克将与投资者会面,披露其开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的最新努力及其部署策略。这次活动定在特斯拉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Palo Alto)总部举行,该公司即将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预计特斯拉将因汽车销量下滑而出现亏损。

分析人士估计,在克服了Model 3的诸多生产挑战后,特斯拉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人们对对去年平均售价5.7万美元的汽车需求是否已经达到了限制。

许多投资者赞扬特斯拉决定突出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策略,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理由,让人们对特斯拉的估值高于其他汽车制造商。而那些做空特斯拉的人士表示,“自动驾驶投资者日”只是个营销噱头,旨在抵消预期坏消息的冲击。

接近万达的人士告诉《棱镜》,万达集团不是王健林一人所有,是个股份公司,代表着众多股东的利益,王健林不能拿公司的钱替儿子还债,“那样的话,股东和资本市场都会有想法。”

此后两年,王思聪对直播热情骤减。

王思聪的父亲是王健林,万达集团董事长,曾经的中国首富。为何万达集团不愿出手相助呢?

北京普思在王思聪频繁收到“限高令”之后发布声明:近期网络关于北京普思董事长王思聪先生被列为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报道,是因为熊猫TV直播平台倒闭而引发的投资纠纷。目前普思投资代表王思聪先生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 。

自2016年3月特斯拉发布Model 3以来,这种面向更主流买家的汽车需要用户缴纳1000美元押金。自那以来,该公司始终试图展示自己有能力满足客户需求。

但王思聪在熊猫TV上栽了跟头。这次他不是投资,而是亲自下场创业。

特斯拉已经警告称,第一季度可能出现亏损,而不是此前预期的盈利。该公司还表示,汽车交付量较三个月前大幅下降31%,原因是首次在海外销售Model 3带来的挑战。

凭借着在娱乐圈内呼风唤雨的能力,王思聪邀来鹿晗、Angelababy等一线明星入驻熊猫直播平台。在当时的“千播”大战中,熊猫TV迅速进入行业前三甲。

特斯拉股票卖空者、Maintain Capital Management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库德拉(David Kudla)说:“我以前看过类似的场景。通常在财报发布几天前,特斯拉总会展示某种产品或远景,以增强投资者信心。”特斯拉对此拒绝置评。

旨在建立全国性法规的立法工作在美国国会陷入僵局,但这让各州自行制定法规。

据界面新闻援引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材料报道,当时为了拿到融资,王思聪承诺了该基金年化收益率12%的回购权利。

A轮不久,北京普思接下万达持有的乐视体育股权,对价约2.5亿元,再加上自身A+轮时出资约1.2亿元,合计出资约3.7亿元。

截止发稿,熊猫TV已经身负100多场官司,其供应商、员工和投资者纷纷将熊猫TV告上法庭,这些官司都让王思聪陷入“限高”旋涡。

王石说的“这个结果”即王思聪因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被法院下令限制高消费(下称“限高”)。

默多克当时来华访问,于是万达邀请他莅临公司。王健林对默多克非常尊敬,安排他在万达索菲亚酒店下榻。万达对默多克的接待,一切都是最高规格。

据此,王思聪通过两次股权减持,获利两亿元左右,但至今仍有大量乐视体育股权无法退出。

与父亲相比,王思聪就没那么幸运了。

2016年5月,在接受鲁豫采访时,王健林说,关于谁来接班万达有制度安排,将来可能是职业经理人。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北京普思

“万达网科后来没有了,飞凡也不搞了,又搞了个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在丙晟的群里,小王还被拉进去发过红包。此前万达的金融集团和网科集团都在上海租有办公楼,老王专门空出一层,就是留给小王的。”一位万达的离职中干表示。

乐视体育是王思聪投资的关键一战。

2016年3月,乐视体育宣布完成80亿人民币B轮融资,估值215亿人民币。

何志坚还对南方周末说过,以王思聪的地位和财富,不会依靠PE投资获利,“王思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去积累一些经验,交一些朋友,跟最优秀的企业家学习。”

王健林并未完全放弃让王思聪接班的可能性。

按照其官方介绍,北京普思在一家游戏公司云游股份的Pre-IPO阶段共投入400万美元,占股1.05%, 按IPO当天收盘价计算,普思的账面回报为994万美元,账面回报率达到2.49倍。

旗下熊猫TV关站之后,王思聪被“限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各种债主、供应商、投资者起诉讨债,你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撤销了,另一个又发起了,使得他声誉惨淡。

熊猫TV风光之时,王思聪曾在自己参投的付费语音问答产品分答上宣称:“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有创造力的人,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现,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投的项目,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吃饭。”

11月4日,北京市二中院发布(2019)京02执1325号限制消费令称,因王思聪仲裁败诉,并且没有履行仲裁裁决确定的1.51亿元给付义务,胜诉方嘉兴璟字悌为申请对王思实行限制消费措施。

11月22日,北京市二中院召开的执行主题新闻通报会,“我院已对被执行人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其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办负责人说。

与主要汽车制造商不同的是,特斯拉没有透露它销售了多少辆轿车和SUV。汽车预测公司LMC Automotive估计,特斯拉在美国的汽车交付量较去年第四季度下降了57%,至31900辆,今年该公司在美国的汽车销量将比2018年减少13%。

王思聪虽然不差钱,但熊猫TV在成立后引入了不少期待投资回报的股东。

马斯克称,自动驾驶技术进步非常快,到2020年底,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在移动的汽车上睡觉可能都是安全的。但他也警告称,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部门的批准,尽管目前尚不清楚哪些批准是必要的。

特斯拉的车辆目前没有自动驾驶能力,它的驾驶员辅助系统(自动驾驶仪)要求驾驶员保持控制并监控方向盘上双手的动作。马斯克认为,该系统提高了安全性,尽管特斯拉因其激进的营销和涉及该系统的几起撞车事件而受到密切关注。

上周五,特斯拉计划将董事会规模从11名董事缩减至7名,这是旨在改善公司治理的一系列举措的一小部分。在此之后,特斯拉将发布投资者情况介绍和财报。

马斯克表示,尽管美国人更喜欢SUV而不是轿车,但他认为每年仍有50万辆Model 3需求。上个季度,在最近一次降价之前,马斯克曾对投资者说:“对Model 3的需求高得离谱。抑制因素是人们的经济承受能力,但这与人们的欲望无关。”

2019年4月以来,王健林先后跟甘肃省、沈阳市、四川省、陕西省签署合作协议,初略估计其总投资将超过3000亿左右。11月27日,吉林省主要领导在长春会见王健林,洽谈影视产业链项目合作。

此外,普思还投资了殡葬业企业福寿园、游戏公司天鸽互动、乐逗游戏、先导智能等,这些公司最终都成功上市。

王健林并未逼着儿子接班,他给了王思聪一些个人兴趣空间。

那天默多克与王健林交流颇多,或许是因为奔波一天、身体疲惫,默多克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在把默多克送上车后,王健林对下属说了一句:“我不要干那么久。”

一位香港投资者分析,王思聪作为熊猫TV的大股东,可能在接受嘉兴璟字悌为入股时,与该基金签署了股权回购协议,“而今熊猫TV关站,王思聪被要求履行回购义务。”

这意味着,北京普思不需要像其他投资机构一样四处募资,因此,投资界人士对《棱镜》调侃说:别人创业都是拿着PPT到处化缘,王思聪创业是拿着支票本找项目撒钱。

王健林早就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

当特斯拉4月11日宣布将为Model 3提供36个月的租赁融资时,该公司表示,客户将无法在期限结束时购买这些汽车,因为这些汽车将部署在机器人车队中。汽车公司通常允许顾客购买或出售旧车。

2019年3月30日,熊猫TV官网发布公告,宣布正式关站。

鲁豫又问,如果王思聪可以的话,是否考虑让他接班?

近期,万达高管在香港的一次投资者见面会上侧面回应了这个问题,“公司未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接近万达人士表示,这些投资都是长期的、分步的,万达将视其资金和业务发展状况量力而行。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这就需要王健林考虑万达接班人问题。

将时间回拨到2015年月18日,当时的万达在世界各地并购资产,以至于国际巨头都想拜会下中国商业巨贾王健林,其中便包括新闻集团掌门人默多克。

王健林考虑过让王思聪接班

如是可知,万达商管资金储备尚算充足,负债率在房企中属于中等水平。

北京普思的自有资金优势,让其在投资时不用花时间与其他股东商量资金安排,给外界的印象是投资风格“快、准、狠”。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钜大秀赢财股权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上海臻界,通过复杂的持股之后,最终以上海景岭投资中心的名义投资了熊猫TV,占股2.22%。

本月早些时候,马斯克在YouTube上接受麻省理工学院(MIT)一名研究人员的采访时说,他预计在未来十年里,具有完全自动驾驶能力的汽车价值将是其他汽车的5至10倍。

王思聪当初创业的5亿元启动资金是王健林给的,如今王思聪面临如此困境,王健林为何不愿出手相救?

《棱镜》获悉,2015年5月,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万达作为A轮独家投资方,出资2亿元,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

王健林颇为忙碌。近期,他接连会见了李宁公司、五粮液、银泰集团、TCL集团的掌门人,谈了一些战略合作,如让五粮液集团在全国万达广场开设旗舰专卖店,如与李宁品牌全面深化合作,扩大签约面积,多品牌进驻,增加合作店铺数量等。

11月14日,大连万达集团高层在香港召开的会议上表示,公司对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与其控制的企业没有任何资金往来。

嘉兴璟字悌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熊猫TV中占有2.31%的股份,是其股权投资者之一。

一开始,北京普思的投资是浮盈的,但浮盈和赚钱是两个概念。

《棱镜》查询中国基金协会资料发现,熊猫TV的A轮估值是30亿元,B轮估值为42.5亿,大股东是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TV19.35%,是第二大股东。

腾讯科技讯 4月2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正面临着Model 3需求放缓的问题,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希望投资者专注于其未来远景,即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

这位万达离职中干说,王健林从地产转型做影视、文化、投资、金融,一方面固然源于业务发展需要,但也不排除为了迎合儿子“兴趣”,希望儿子能够回心转意接班万达的考虑。

在美国逐步取消对电动汽车购买者的税收抵免后,特斯拉将这款汽车的价格降至长期承诺的3.5万美元。

万达与王思聪撇清关系

趁着估值翻涨,王思聪陆续减持抛售乐视体育老股。深圳市沧乐投资合伙企业溢价出资1亿元,接盘0.46%的股权。

据腾讯《深网》报道,从2017年5月之后,熊猫TV在接下来的22个月内一直没有找到接盘者,资金不济,弹尽粮绝,最终破产。

至于王思聪是否是万达资金链危机的折射?该人士称,这种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马斯克表示,从5月1日开始,特斯拉汽车上所谓的完全自动驾驶功能的价格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幅上涨”。

2009年,刚从英国游学回来的王思聪从父亲手里拿到5亿元资金,成立北京普思投资公司(下称北京普思)。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前景使得投资者在怀疑和继续信任之间产生了尖锐的分歧。在发布活动中,马斯克很可能变身为充满活力的推销员,向投资者展示他对特斯拉未来的愿景。而另一方面,第一季度业绩同比可能有所下滑。

王健林说,这不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而是看他的兴趣,“他可能不愿意吃这个苦,管理这么个企业是很累的。”

北京普思官方介绍,2012年5月至2016年2月,一共完成26个项目的股权投资,其中有11个美元项目、15个人民币项目。在这些项目中,已有8个项目获利退出。

《棱镜》了解到,云游于2013年10月3日在香港上市,上市价为51港币,首日收盘价升至67.50港币。半年之后,其股价跌至30港元左右。

北京普思首席运营官何志坚曾对投中网表示:“其实普思有个资金池,每年都会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说5亿就是一个坎,投完之后就没钱了。”

这是万达自2017年世纪大甩卖以来,在公开市场融资上的第一次破冰。

中国民企多存在二代接班的情况,杨国强之女杨惠妍已是碧桂园的联席董事长、孙宏斌之子孙喆一扛起了融创文化产业的大旗。其余诸如世茂集团的许世坛,龙光地产的纪凯婷等,都在父辈的行业里摸爬滚打。

王思聪或许不只与熊猫TV的一位股东签署了回购协议。

在万达集团官网上,还保留着王健林笑容可掬,与默多克交谈的合影。

除继续加深挖宽商业地产护城河之外,万达2019年在综合体大型项目上频频出手。

他预计,今年完全自动驾驶系统将“功能齐全”,这意味着该车将有能力在不需要人类干预的情况下开车前往目的地,但仍需要人类监管。

一位香港投资界人士告诉《棱镜》,若普思锁定期为半年,则此时抛售股票,差不多不亏不挣,此后云游股价一路下跌,截至2019年12月3日已跌至3.59港元,若普思是在锁定期后抛售,则很有可能亏损。

目前尚不清楚嘉兴璟字悌为仲裁一案的具体诉求。

在“自动驾驶投资者日”活动上,马斯克可能会试图通过展示特斯拉的技术实力来刺激需求,同时继续推销他的最终承诺,即打造机器人出租车车队。该发布会将现场直播,并为投资者提供试驾服务。

熊猫TV经过2016年的高潮之后,走向低谷。王思聪试图在熊猫TV上打造《hello,女神》、《小葱秀》两个节目,但或遭下架,或者被封。

当年,王健林给王思聪5亿“零花钱”练手,对他说:“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你亏掉,我再给,第二次再失败,对不起,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回来(万达)上班。”

马斯克在视频中称:“今天买车是对未来的投资。我相信,如果你今天买一辆特斯拉汽车,你就是在购买一种增值资产,而不是一种正在贬值的资产。”(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目前万达集团最主要的业务是商管业务。万达商管集团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万达商管持有货币资金601.42亿元,报告期末万达商管总负债3332.82亿元,资产总计6050.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5%。

特斯拉投资者ARK Investment公司相信,成功的机器人出租车车队可能会在2023年将特斯拉的股价推高至每股4000美元。上周五,特斯拉的股价收于273.26美元,今年以来下跌了18%。

与频频露面的父亲相比,一向高调的王思聪低调不少,他将微博设置成了“半年可见”。

王思聪还将部分股权高溢价转让给自然人陈文,转让所得约4.98亿元。

2015年9月,王思聪创立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成立之初他还在朋友圈寻找投资,“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

11月27日,万达商管发行了一笔4亿美元的海外债券,票息6.95%,比大多数房企海外发债的利率都低,且发行过程中超额认购3.3倍。

无独有偶。王健林当年为将万达商管从香港退市,通过私募股权等形式融得私有化资金,由于万达商管迟迟未能在A股上市,王健林同样面临着按协议支付股权回购款的困境,但最终王健林找到京东、融创等接盘侠,暂时脱险。

折戟熊猫TV股权回购漩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