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市值一天缩水28亿都是“留学门”惹的祸

五一小长假期间,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卷入“斯坦福大学招生舞弊行贿”事件,赵涛夫妻花费650万美元(按1美元兑6.7667元人民币计算,约合4398万元)“送女儿进斯坦福大学”一事被曝光,最终换来节后首个交易日市值损失28.37亿元的代价。

4月30日至5月6日,只隔了一个五一小长假,步长制药却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截至4月30日收盘,步长制药的总市值为282.83亿元;5月6日收盘,步长制药的股价报收28.72元,大跌10%,对应市值254.46亿元,比节前缩水28.37亿元。

甲骨文在云计算赛道落后的原因,拉里·埃里森的霸道和傲慢负有一定责任。

如今,处在裁员旋涡中的甲骨文,或许有英雄迟暮的悲凉色彩,但也不乏整装待发的希望。回顾云计算产业发展的历程,过去10多年的发展其实相当缓慢。统计显示,2016年全球IT的工作负载情况,传统IT所占比例为73%,公有云为15%,而私有云则是12%。而十年前的2006年,超过98%的IT工作负载在传统IT的架构上。

在中国之前,据TheLayoff.com的传闻报道和内部风声所称,墨西哥、新罕布什尔州、印度、硅谷都已出现裁员状况。TheLayoff.com上发表的一则匿名文章指出,甲骨文此次裁员目标总数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0%,而2018年Oracle的员工总数约为13.7万人。

先是步长制药实际控制人赵涛的父亲赵步长,曾涉及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郑筱萸受贿案。据此前新京报报道称,郑筱萸收受赵步长行贿的1万美元后,为步长制药申报的“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提供了帮助。

曾经不可一世,却在新的技术浪潮冲击下,因为转型不力而落败。这样的商业大戏从来没有落幕过,柯达、诺基亚无不如此。这回,轮到传统IT巨头甲骨文Oracle当主角了。

回购股份金额上限减半

近两年,甲骨文在OCI上的突破主要有两部分。2018年3月,甲骨文推出首款Oracle自治数据库服务——自治数据仓库。在甲骨文的描述中,自治数据库是革命性的产品,其能降低70%的运维工作量,还能大幅降低超过80%的运营成本。

五一小长假期间,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卷入“斯坦福大学招生舞弊行贿”事件(简称“留学门”),赵涛夫妻花费650万美元(按1美元兑6.7667元人民币计算,约合4398万元)“送女儿进斯坦福大学”一事被曝光,最终换来节后首个交易日市值损失28.37亿元的代价。

5月7日,甲骨文召开了面向全中国区的电话会议,确定对中国研发中心(CDC)进行裁员调整。亚太人力资源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公司正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导致一部分人要离开岗位,这将是全球性的。

《生化危机3:重制版》昨天正式公布,目前已经在港服开启预购,售价468港元。游戏的中文官网也已经上线。本作将于2020年4月3日发售。

据了解,甲骨文CDC共约1600人,而首批被裁员工数量约900人左右,占比近6成。此次被裁退的员工将普遍获得“N(工作年限)+6”的补偿。

但在净利润上涨的同时,步长制药2018年的销售费用却依然高达80.36亿元,占同期136.65亿元营业总收入的58.81%。数据显示,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有93%花在了市场、学术推广和咨询上,三者在2018年合计花费74.86亿元。此外,职工薪酬花费2.8亿元,渠道及宣传费用1.76亿元,其他费用9246万元。

他希望让甲骨文更多的传统软件跑在亚马逊、微软的公共云上,以缓解甲骨文在云基础设施方面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相比落后多年的状况,同时还可以带来更多的销售机会。但是,以霸道、好战著称的拉里·埃里森怎肯轻易妥协,他认为,此举将令竞争对手受益,同时进一步降低甲骨文自有云平台的吸引力。

和《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23GB相比,新作的容量要大了一些,不过实际容量如何现在还不知道。

在上述邮件中,Don Johnson还写道:“今天OCI内部的变化可以更好地与总裁拉里·埃里森的公司愿景保持一致。这些变化将简化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将投资重心放在我们最具战略意义的优先业务上,并帮助我们更高效、更快速地兑现Oracle第二代云的承诺和覆盖范围。”

然而,这只是甲骨文的一面之词。Oracle自治数据库能否成为甲骨文攻城略地的利剑,还需要市场的检验。近年来,AWS、阿里云等云计算厂商纷纷推出自己的数据库Aurora和POLARDB,而且,它们还提出“云原生数据库”的说法。云数据库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搬迁的,一种是云原生的。云原生数据库提供的是一种“拎包入住”的方式,在企业向云上迁移的时候,更具优势。

也是在2018年,甲骨文推出第二代云架构。不同于第一代云架构是基于传统企业数据中心的基础架构,第二代云架构,是真正意义上从云的本质出发构建起来的云体系。拉里·埃里森甚至放话说,甲骨文的自主数据库远远超过了亚马逊的AWS云服务。但在媒体看来,拉里·埃里森这一挑战亚马逊的举动,只是制造营销噱头。

然而,步长制药的经营管理似乎并不像公司所称的那么正常。步长制药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62亿元,较2017年度的138.6亿元同比下滑1.44%,这也是该公司自2011年以来首次出现营业收入同比下滑。

今年3月,甲骨文发布了最新一季财报,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66.6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65.87亿美元相比增长1%,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69%,高于去年同期的68%。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12.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99亿美元相比下降4%,在总营收中所占比例为13%,低于去年同期的14%。由财报可以看出,甲骨文赖以安身立命的云计算业务增长几乎停滞。

但随后,关于步长制药多年前曾行贿医药监管部门官员的猛料又被媒体挖出,将步长制药置于火山口之上。

这就不难理解甲骨文何以爆发出“将来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Oracle云基础设施运营展开”的决绝。

“云计算?简直是胡扯。现在的IT行业比时装界还要追逐潮流与时尚。”2008年,拉里·埃里森毫不遮掩对云计算的不屑一顾。等到他回心转意,决定发展云计算的时候,各大厂商已经跑马圈地多年。起跑落后的劣势一直延续到现在。

与步长制药相比,以岭药业、云南白药、益佰制药三家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分别为39.23%、15.15%、48.18%。

除了此次卷入“斯坦福大学招生舞弊行贿”事件,步长制药还被牵扯出多起曾经发生的行贿事件。

正如Don Johnson所言,甲骨文大幅瘦身背后,都是因为云计算。作为无法逆转的浪潮,众多巨头都押注了云计算,向来被看作“数据库中的苹果”的甲骨文也在全力拥抱云计算。只是,昔日王者的荣耀在新赛道上渐渐黯淡了。

而此次裁员其实早有征兆。今年3月,甲骨文执行副总裁Don Johnson向全员发送了一封标题为“组织重组”的电子邮件,告知工作人员:将来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Oracle云基础设施(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简称OCI)运营展开。这意味着甲骨文即将开启新一轮裁员潮。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80亿销售费用占营收近6成

困顿中的甲骨文,近年来接连爆出裁员消息,而公司高层也出现人事变动。公司曾经的二把手,原产品开发总裁托马斯·库里安于2018年出走,担任了谷歌新的云业务CEO。出走原因,主要是与拉里·埃里森在业务扩展策略上产生严重分歧。

针对5月6日股价跌停,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步长制药,询问上市公司相关情况,但均被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忙”。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09年起,陕西步长制药为了开拓益阳市医药市场,扩大销售量,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2014年2月至9月期间,时任陕西步长制药益阳地区经理的张某某伙同其公司业务员蒋某某,并由蒋某某经手,向安化县中医院药剂科科长胡某(已判刑)现金支付药品回扣金额106793元。

但是,在云计算市场,甲骨文却排不上名号。根据Gartner在去年8月发布的世界云计算市场份额占比的报告,亚马逊AWS、微软Azure以及阿里云分列全球云计算业务前三甲。而甲骨文的云业务直接被归入“其他”。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生化危机3:重制版专区

步长制药股价暴跌的背后,还有公司回购股份金额较最初计划大幅调减的变动。5月5日晚,步长制药公告披露回购股份进展称,2019年4月,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已累计回购股份287.85万股,占总股本的0.32%,购买最高价为32.18元/股,最低价为30.07元/股,支付金额为9002万元。至此,步长制药已经回购公司股份2.08%,购买最高价为32.18元/股,最低价为23.47元/股,已支付金额为5亿元(含佣金等交易费用)。

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法院的一则刑事判决书则显示,2013年3月至12月,被告人黄某某非法收受陕西步长制药上杭区域业务员梁某某所送的药品回扣共计2348.5元。

虽然收入出现下滑,但步长制药的净利润却在上涨,2018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88亿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15.29%。步长制药旗下产品主要涉及心脑血管、妇科、泌尿等三大领域,在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高达85.16%、72.22%、88.4%。

此外,云计算市场也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马太效应。据2018年Gartner发布的全球公有云IaaS魔力象限,2017年共计14家企业进入该象限,而2018年这一数字锐减为6家。

2018年9月,步长制药宣布计划回购股份,理由是“公司当前股价未能体现出公司的长期价值和出色的资产质量,对步长制药良好的市场形象有所影响。”公司当时宣布计划回购的金额上限为20亿元。

5月3日,赵涛通过步长制药官网发布声明称,自己女儿在美留学事宜属于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

多起公司行贿案被牵扯出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甲骨文的未来似乎又充满希望。

甲骨文创始人、首席技术官拉里·埃里森曾表示,Oracle自治数据库在市场中取得了成功,目前已经累计拥有近1000家付费客户,而且还有大约4000家客户正在测试该软件。

3月29日,有投资者在平台上提问称,公司回购金额大幅减少,是否因为公司主要产品受节后将要实施的辅助药物目录限制、经营环境发生重大改变而不得不修改。步长制药在5月6日回复投资者称,“目前公司经营管理一切正常”。

甲骨文是全球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红木滩,为遍及145个国家的用户提供数据库、工具、应用软件及相关的咨询、支持和培训服务。2013年,甲骨文超越IBM,成为继微软之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它曾和IBM、EMC(易安信,2015年10月被戴尔以6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一起定义了IOE(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时代。

云计算本身是一个重资产行业,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才能保证一定的市场份额。在业务增长迟滞的情况下,甲骨文决定“将投资重心放在最具战略意义的优先业务上”也不失是明智之举。邮件最后提到“OCI业务的发展比任何时候都更强大。”而被给予厚望的OCI能否带领甲骨文翻盘,还是未知数。

2019年3月,仍在执行回购计划的步长制药突然宣布“调整回购金额”,将此前“不超过20亿元”的回购额度调整至“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5亿元、不超过10亿元”,回购资金来源也从此前的“拟以自有资金”调整为“拟以自有资金、金融机构借款或其他合法资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