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中国留学生等新学期课程安排线上教学也很好

原标题:在俄中国留学生:坐等新学期课程安排 线上教学也很好

中新网8月27日电 据俄罗斯《龙报》报道,近年来,来俄留学的中国学生日益增多,不少学生希望通过留学既能在学业上更精进一步,同时也能更深入地感受俄罗斯的风土人情。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留学生们的计划,学校改为线上授课,签证问题也遭遇困难。9月开学季近在眼前,俄罗斯各高校有哪些新安排?在俄留学生们现状怎样了?

有两个很有趣的案例。

而闲鱼的这些小众职业“玩家”,其实也是相似的,就比如这些潮玩圈的玩家,他们也会在闲鱼上输出内容,但是承载他们内容的载体既不是视频也不是图文,而是实实在在的物品。

那些标准化的东西,实在太单调了。

这些在圈子领域有一定技艺的人,在闲鱼上大多都称为“玩家”,放在其他平台上叫达人。

“下学期如果上网课,我觉得也可以,如果机票价格能降低,我会考虑回国上网课。”王冠莹表示。

他在闲鱼上挂的第一个场景还原产品,其实是他拿来参加学校作品展的一个作业。

其实对他来说,闲鱼最重要的是解决了一个悖论——热爱与生活的冲突。

前天我在闲鱼上捡漏的时候,看到在搞闲鱼潮玩节,有个1元起拍潮玩、潮玩特色职业1元接单的活动。

标品是什么?是直接从流水线上下来的东西,效率很高但是千篇一律,没有沾染过生活的气息,价值和价格都很恒定。

在闲鱼上他是可以用兴趣养活自己的,而不是单纯地用爱发电。

还有一个BJD娃娃的场景构造师,这个职业的绝大多数从业者都是年轻人,但他是67年的,已经抱上孙子了。

卖一些自己的闲置,也会顺便逛逛,看看有没有别人有趣的东西买回家。

因为闲鱼上的用户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真正的商家,更像是去赶集的普通人。

这肯定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是他仍然选择了辞职,成为闲鱼上专职的GK手办涂装师。

由于疫情形势还未完全稳定,俄专家也预测有可能会暴发第二轮疫情。所以留学生们不得不考虑学校安排线上课程的可能性。“继续上网课我可以接受,总的来说还是会多出不少自学和自己分配的时间,而且如果还有第二轮疫情,我也希望能够少出门。”常乐说。

虽然各个平台的侧重点不一样,但是核心逻辑是相同的。

这些爱好他在现实中很难找到人去袒露,更不可能和同事聊这些东西。虽然热爱其实是不应该以年龄为界的,但现实确实是这样,很多人会觉得一把年纪还喜欢娃娃和玩具是很奇怪的事情。

这些物品不仅仅是物品,而且还是一个个生活的化身。

毕竟光是发朋友圈,总觉得不够刺激。

更代表着背后有血有肉的人。

新学期课程安排迟迟未发 留学生“只能坐等”

闲鱼上面可能有世界上最真实的卖家秀,真实到让你觉得他这辈子不想卖第二件。

当然,网课教学也有优势。“我发现线上课程学生们的出勤率变高了,因为不用早起,坐公交,节省了很多精力。此外,线上教学我们能清楚地看到老师的PPT,可以更好地记录。”王冠莹开心地说道。

把一个客户脑海中的场景从无到有地创造出来,这个画面是很震撼的。

之所以要挂到闲鱼上,也无非是想找个地方展(炫)示(耀)一下。

我也很喜欢在闲鱼上捡漏,当然大部分其他互联网平台的薅羊毛和捡漏可能都是骗局,你盯上了平台,骗子盯上了你。

很多场景并不是市面上已有的,而是客户针对电影画面定制的,这种就属于独一无二了。

闲鱼背靠的整个阿里生态,是让热爱照进现实的核心。

就比如潮玩玩家小李,他的闲鱼号叫“糖逗~~”,从19年开始在闲鱼上全职做场景还原师。

由于下学期的课程安排没有定论,留学生之间流传着各种“小道消息”。“我们听说圣彼得堡有的学校要求65岁以上的老师必须远程上课,小班讨论课可以正常到班里上课,多人的大课就得线上进行,但是这些都只是听说。”

这是闲鱼和其他互联网社区相比,特别有优势的一个地方,那就是它背靠的整个阿里生态。

在现实中,国企管理层是受人尊敬的,而手办涂装师则显得另类,毕竟这个圈子很小众。

但是以物品为媒介,其实也是可以拓展到社交的。

这个过程其实有一种冥冥中的宿命感。

我对潮玩圈子没太多深入的了解,但1元起拍肯定是占便宜的,哪有用户对占便宜不感兴趣的?

解决不了信任问题,就没法谈用热爱养活自己,做不到“以玩养玩”。

或许是因为他小时候没有玩具的缘故,他很喜欢二次元文化,也很喜欢自己做一些二次元的场景道具。

在闲鱼上每天都在发生大量的物品流转,但是在社区的层面,我看到的其实是一个个不同的生活正在交融。

结果他把自己的作品陆陆续续放在闲鱼上,卖了一千块钱。

你看看他的芝麻分和历史交易记录就知道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了。

那个时候他其实根本没想过赚钱的事情,之所以要做这个东西,只是因为本来就喜欢场景还原这些东西罢了。

一个是说,闲鱼上有个潮玩玩家叫耕本部行,他之前在一家国企当管理层,可以说过着很多人羡慕的生活,但是他真正喜欢的却是做手办涂装。

卖东西肯定就是有回血的需求。

可能一开始就是在闲鱼上传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正品,然后发现竟然真的有人想买,而且评价和销路还不错,这才开始认真经营。

但是闲鱼有一个好处,就是上面的用户是绑定了支付宝的,可以直接对标真人。

而在闲鱼上,账号行为直接作用于支付宝信用,这种机制就恰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闲鱼可以说是一个生活平台。

甚至交易还会因为闲鱼本身就有买卖中介服务,变得链条简短、特别快捷。

拍潮玩,就是拍卖一些限量、高价值的潮流玩具,潮玩特色职业则是在这个圈子里的场景还原师、改娃师、涂装师。

他就经常接到这种定制的单子。

这句话有很多层意思,不光是指闲置可以流转,而且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闲鱼上的物品往往是非标品。

包容,自由,并且能够反哺现实,这是闲鱼能让这些小众职业者牢牢扎根下来的最重要的土壤。

大家真实一点,多好。闲鱼,挺真实的。

但是和现实生活不同的是,在闲鱼上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而不必担心身边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在互联网语境下提到达人这个词,一般想到的是抖音,微博,小红书,估计玩知乎的人还能想到一下知乎。

有些用户卖闲置的物品,这些特色职业卖的是闲置的时间,通过提供手艺来赚钱。

也可以看成是一个社区。

其实这倒不是卖家不想吹,是如果他把这个东西吹得天衣无缝,那他干嘛要卖?

本质上,这是在用溢价购买一种差异化的服务。

如果你买的是我出手的跑步机,那么肯定是九成九甚至全新。

先寄东西,万一你一收到就删好友怎么办?

一开始,闲鱼是作为工具存在的,那个时候定位很明确,就是一个闲置物品交易的中介平台。

因为你之所以有这个物品,肯定是因为喜欢才会去买。

3月起,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和莫斯科国立大学已经将所有课程改为线上进行,课程安排基本一致,但还是有所区别。“我感觉作业量和任务量明显加大,需要自学的课程变多了。”常乐说。

闲鱼上的这些潮玩特色职业,他们所出售的服务也是每次都不一样的,改娃师出售的不是娃娃本身,而是自身对娃娃的理解和阐发。每一次改娃,其实都是一种创作。

而场景还原师每次手工做的场景,即使是同一个主题,肯定也会有微小的差别。

后面他就开始在闲鱼上接单。

开学通知迟迟不发,留学生们进退两难。无论是早早回国,还是留在俄罗斯,学生们各有考虑。

虽然并不是只有闲鱼才可以汇聚热爱,但闲鱼的关键之处在于,这里的热爱是可以对应到一个个真实的人的。

因为娃娃和手办这种东西,说是潮玩,其实在圈外人眼中可能压根看不懂。

王冠莹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在读研究生,19日她刚刚从学校外办领回了护照,延签手续已经办好。“我问了学校负责排课的老师,他们暂时也没收到任何关于下学期上课安排的官方通知,我们现在只能等着。”她说。

像改娃师、场景还原师这种职业提供的服务,本质上属于二创,是有艺术范儿的。

非标品不一样,就算是同一个品牌的跑步机,如果你买的是厨师出手的跑步机,上面可能沾了很多猪油。

但是在闲鱼上没有人会介意他多大岁数,他亲手做出来的那些场景,可以代替语言和年轻人进行沟通,不是很华丽,但确实很真诚。

归根到底,闲鱼既不是劳务平台,也不是纯粹的商业平台。

这个东西不好定价,但只要有人肯买单,值多少钱都不奇怪。

说到自己留在圣彼得堡的理由,王冠莹表示主要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学校下学期的安排未发,她担心万一好不容易回了国,学校再通知恢复到校上课,还得再回来,实在是太折腾,眼下手续办起来也非常不方便。另一方面,“现在回国机票价格加上隔离费用要将近2万元人民币,费用太高了。”

非标品就是这样的玄学定价,你愿意相信我的手艺和时间值那么多钱,那它就值这么多钱。

反正就算买回去以后不满意,大不了再卖回闲鱼。

独一无二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其实闲鱼上的很多玩家,他们的涨粉、赚钱都是非常偶然的。

在这个虚拟的互联网上很少有这么嵌入现实的平台。

“回国”or“继续等” 这是一个问题

那一刻,他已经超脱了自己的社会身份,不再是一个知天命的中年人,而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找到了自己的热爱的闲鱼潮玩玩家。

按照自己的想象,重新打造娃娃,做新的艺术加工,这种工艺没有耐心和动手能力,很难完成。

而且虽然这些小众职业在闲鱼潮玩节上是1元接单,但是他们的手艺实际上非常赚钱。

王冠莹班里共有29个中国留学生,除了两人在中国,其余都在圣彼得堡“坐等开学”。王冠莹表示,两位在中国的同学一个是回家过春节,结果3月俄罗斯宣布“封关”,回不来了;另一个是暑假乘坐包机回家了。

小李之前花半年时间做过一个巨大的漫威沙盘,大概是顾客想要打造一个心中的漫威英雄打斗全景,最终沙盘创作出来后,足足有三层柜子那么大,成交的价格是15万元。

支付宝关联到每一个真实用户,信用体系让用户之间低成本地建立起关系,在这个生态的加持之下,每一个物品,都不仅仅是物品本身。

正因为他第一次把作品挂出来,就选择的是闲鱼,他才有机会把兴趣变成一种职业。

先打钱,万一你不给我寄东西,或者货不对板怎么办?

而且这些1元接单,在线直播手艺的特色职业,其实每一个都很有故事。

线上课程有利有弊 留学生:可以接受线上教学

比如有个叫魔玩喵大人的闲鱼潮玩玩家,现在是一个大一学生,读的是动漫设计专业。

很简单,假如他是发在普通的社交平台上,那么在商业上就有一个绕不开的阻碍,那就是怎么解决信任问题。

同样的问题也困扰着在莫斯科国立大学读本科的常乐。“新闻系大三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回国了,只有差不多10人留在莫斯科。我们一直在联系老师,询问下学期复课安排,但始终也没有官方通知,虽然有个说法是目前暂定给外国学生继续上网课,但因为外国学生有一部分在俄罗斯,有一部分回国了,所以具体怎么安排也都没有。”

对王冠莹来说,老师不提前把资料发下来则很让人头疼,“不预习的话听课有些吃力,尤其是那些比较抽象、晦涩的课。而且现场教学老师会根据我们的反应调整讲课方式,线上教学老师没办法一直盯着屏幕观察这么多学生的反映。”

“3月底4月初出现了第一波回国潮,但那时机票已经开始越来越贵,后来大家也担心途中感染,就继续留在莫斯科。直到6月底大使馆安排了包机,大部分学生才陆续回国。”常乐说,开学后将升入大四,在俄罗斯只剩下1年,她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多地深入莫斯科的生活。

不管是搞图文创作还是拍短视频,这些达人的特点都是在社区里输出内容,吸引粉丝。

甚至我觉得在改这些娃娃的过程中,改娃师自身生活的一部分,也融入到了作品之中。

你拥有的物品,就是你所热爱的一种象征。

而在互联网上,虽然他可以在很多平台晒自己的爱好,但在闲鱼上他可以轻松真实地完成交易,把兴趣真正变现。

不多,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赚钱,这就已经很让他满足。

关于下学期的课怎么上,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曾给做过问卷调查,主要针对上学期上网课的教学质量以及感受,是否同意下学期继续上网课,是否会影响学业。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在圆梦,真正的梦想照进现实。

和电商平台上那些批量生产批量销售的商品不一样,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在闲鱼上,东西是活的。

有的时候我看看闲鱼,会觉得这个平台其实挺温柔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闲鱼简直是一个打破次元壁的社区,因为在这上面的用户发生交集往往是以物品交易为媒介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