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投拿22分场均死拼43分钟孙铭徽真杀不动了

浙江德比进入第四节的最后时刻,胡金秋和孙铭徽都曾经利用强硬的进攻获得站上罚球线的机会,对于两位内线球员、拉杜利察和李金效都因为6犯离场的浙江广厦而言,最后时刻的罚球机会实在是非常宝贵。

可惜,胡金秋和孙铭徽的罚球都只有2罚1中,从两人站上罚球线时的比分来看,胡金秋和孙铭徽接连错失的罚球很像是浙江广厦最后时刻无法紧咬比分的原因。但是回顾这场比赛,恐怕没有人会苛责胡金秋和孙铭徽。

孙铭徽和胡金秋的确还很年轻,但对于一个漫长的赛季而言,开赛伊始就已经在比赛的最后时刻陷入“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境地之中,还是足以让浙江广厦警醒。

“业内的电竞俱乐部对运营岗位的需求都挺旺盛,特别是高端人才,但想招到合适的人并不容易。”KA女子电竞俱乐部首席运营官周婕感叹。相比其他行业,目前业内给电竞运营师等新职业的薪水并不低。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小型俱乐部开出的年薪在10万元至25万元之间,大型俱乐部的年薪能达到35万元至60万元之间,且不包括奖金。

孙铭徽和胡金秋的态度当然令人钦佩,但从另外一个方面看,这又何尝不是浙江广厦突然陷入人员危机的真实写照。与上赛季相比,浙江广厦本赛季缺少了刘铮、苏若禹两大重要轮换球员,在年轻球员以及外援还不能充分帮助球队的大前提之下,孙铭徽和胡金秋只能继续这么累下去。

本市对电竞产业的扶持也紧锣密鼓。今年5月起,北京陆续组织各类电竞活动20余项,石景山区网络精品游戏研发基地、北京智慧电竞赛事中心、首钢电竞产业园等项目也纷纷落地。

用户激增但职业选手缺失

在刘杰豪看来,电竞选手的年龄特性也让招聘存在明显挑战。“目前电竞选手大多集中在18岁至25岁的年龄段,人才挖掘的偶然性极强。选手想要从业,需要暂时放弃学业,但社会目前对电竞职业的认可度有待提升,不管从年轻人自身或者是家长层面,放弃学业、从事电竞行业都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一个好的运营,既要有成功电竞社区运营经验,了解游戏行业,也要具备组织线上社区的经验,能擅长组建和调动社群。”周婕表示,运营岗位需要的技能比较全面,工作内容也比较广泛,如自媒体运营、网络宣传、直播等,“除了要懂电竞,还要会很多软件技能,并不是游戏玩得好、一直看比赛就能做好运营。”

“目前来看,电竞俱乐部之所以难找到合适的选手,一是电竞本身热度的不确定性导致产业链建设各方面进展缓慢。一款游戏具有周期性,游戏的热度也决定着电竞赛事的生命,这让资本在部分电竞产业链建设方面存在顾虑。”艾媒咨询高级分析师刘杰豪表示。

但目前,除部分大型电竞俱乐部拥有专业管理人才外,很多中小型俱乐部的电竞运营师都是由电竞教练、选手、领队转型而来。受制于经验和平台,他们在管理和运营方面的专业性有所欠缺。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中国电子竞技员整体从业规模超50万人,但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未来5年电子竞技人才缺口巨大,其中电子竞技员近200万、电子竞技运营师近150万。

如何应对快速扩张下,行业出现的人才需求失衡?周婕坦言:“目前确实有很多大学开设了电竞相关专业,但水平参差不齐。”要解决人才问题,首要是构建围绕电竞赛事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刘杰豪表示,除了通过电竞赛事职业化、赛事运营专业化来逐步提高社会对电竞职业的认可外,俱乐部、赛事方也需要建立有效的培训、晋升体系,健全赛训制度,保证职业人才的持续供应。

在全球体育市场受疫情影响的环境下,电竞行业正逆流而上。据《2020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今年疫情期间,宅家生活带来充裕空闲时间,我国预计新增2600万电竞用户,全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将达4亿,同比提升14.3%。

完整产业链体系亟待确立

本场比赛,孙铭徽和胡金秋均出战42分40秒,他们的出场时间也因此并列成为全队最高,孙铭徽23次出手只得到22分,三分球4投0中。虽然吴前本场比赛的出场时间更多,但相比于吴前在下半场很长一段时间选择打无球,一直掌控进攻的孙铭徽、一直在内线“肉搏”的胡金秋,显然是消耗最大的两名球员。

一方面是人才难招聘、岗位“吃不饱”,另一方面却是电竞产业的迅速发展。据《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实现电子竞技游戏营销收入719.36亿元,同比增54.69%。腾讯游戏副总裁张巍表示,今年全球电竞观众有望达到4.95亿,中国将超越北美,成为最具商业价值的电竞市场。

这大概就是他们关键时刻错失罚球的原因,因为太长时间的消耗,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浙江广厦的“双子星”真的已经是“杀”不动了,除了罚球不中,孙铭徽最后时刻的突破被朱旭航封盖、胡金秋最后时刻无法延续球队在篮板球一项上的优势,同样证明了这一点,说“双子星”是被生生累垮,也许真的不算过分。

年薪数十万岗位招不满

不仅仅是本场比赛,尽管本赛季的CBA联赛不过是刚刚开场,孙铭徽(场均43.3分钟)和胡金秋(场均40.0分钟)的场均出场时间都超过40分钟,当吴前可以在与四川男篮的比赛中享受轮休待遇时,孙铭徽和胡金秋却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与任何一个对手鏖战到最后。

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未来5年电子竞技人才缺口巨大,其中电子竞技员近200万、电子竞技运营师近150万。记者调查发现,行业快速扩张下,一端是电竞人才现明显缺口,另一端却是年轻人对新职业仍有重重顾虑,岗位供需矛盾亟待平衡。

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电竞产业正试图接轨传统体育,实现赛事与选手的双向激励。腾讯电竞负责人侯淼日前在2020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上表示,今年腾讯电竞运动会将正式启动省队赛模式。“这一模式既可为更多地方电竞选手提供高水平比赛平台,为地方培养人才提供更好的渠道,也能促进地方电竞产业的发展,加强大众对电竞产业的认知,实现对电竞生态的反哺。”

“高薪招一名电竞内容运营总监,全面负责内容中心工作……”在朋友圈发出招聘需求近一个月后,北京电竞投资人王西海仍未找到心仪人选。去年4月,人社部等联合发布AI工程技术人员、电子竞技员等13个新职业信息。时隔一年多,这些新职业的人才吸引力仍不乐观,国内不少电竞俱乐部都处于缺兵少将的状态。

电竞用户众多,但为何电竞行业仍缺兵少将?来自江西的小徐今年刚高考完,他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忠实粉丝,今年的王者荣耀世冠赛让他直呼过瘾。不过,当小徐想要填报南昌工学院的电竞专业时,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最终小徐同意了家人的看法,“职业生涯就那么几年。退役后我能干什么?做教练或者当主播?那还不如学个‘正经’专业更好养活自己。”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