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穿山甲公益诉讼关键不在输赢

首例穿山甲公益诉讼关键不在输赢

海关查获的活体穿山甲两个月后全部死亡,广西林业部门为此走上了法院的被告席。一方是民间环保组织,一方是地方主管部门,这件全国首起因穿山甲死亡引发的公益民事诉讼一时引发关注。今年4月,该案入选由中国法学会案例法学研究会、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会、法治周末报社评选的2018年度“中国十大公益诉讼”。5月6日,两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双方针对案件的多个焦点问题展开辩论。该案未当庭宣判。

非常同意最近阅读的文章里的一句话:“人生大多数的意义,在八小时之外的生活里。”工作只是生存的手段,它并不代表人生的全部,因为工作之外,还有家庭、亲人和朋友,我们需要工作之外的时间对生活这一天平进行调节与平衡。

而所谓的“梦想”、“福气”也只是心灵鸡汤、洗脑工具而已,虽说有时候这个还管些用,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觉得这就是自己奋斗的目标,根本就不能划等号。

而996讨论的最终结果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寻找一个平衡点,一是努力与加班并不能划等号,即使有些需要加班,公司也要有相应的政策措施,公然违背法律也是不对的;二是生活与工作要达到平衡,只有工作而失去生活的乐趣,如果是这样,那人也只能是叫活着;三是付出与回报的平衡,这一点估计也是此次事件爆发的关键,没有相应的回报,加班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拯救穿山甲这一极度濒危物种,需要各方更多一些团结与互助,少一些误解与冲突。也需要相关各方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从而尽早走出穿山甲保护困境。

不要忘记曾经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而上街游行、付出努力的那些人们,还有那些被写进宪法里的条款,我们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没有什么错误。

所以,付出与回报差距太大,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当人们想明白这件事,才会有人发声,才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与讨论,再加上一些名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才让996发展成众人皆知的社会事件。

只是,每个人的性格、想法、视野以及所处的环境各有差异,角度、阶层不同,每个人对于成功、幸福、美好生活的定义都是不一样的。

然而多数人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工作不好找,只能忍受,这就和美好的生活背道而驰,即使公司画的饼再美好,最终也是吃不到,既得利益者并不是你。

而996就成为了老板们惯用的伎俩,把加班变得习以为常之后,硬要说成是努力、是福气,是为了未来美好生活的付出,让员工无法反驳,从而达到资本家让下属顺从的目的。

本想着就如同其他热点事件一样,感觉996.ICU的讨论无非是程序员们发发牢骚而已,一两天便可息事宁人,没想到人们对此事的关注度如此之高,不断发酵,只是至今还没有讨论出个结果,不过也无非就是支持与反对而已。

此案最终谁输谁赢并不太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要能尽快走出穿山甲保护困境。所以,这起案件更多是技术之争,而非是非之辩。对此,需要政府部门真正重视起来,加大财政投入,鼓励与引导科研机构与有技术优势的企业联合起来,攻关驯养繁殖技术。而对绿发会呼吁的建立穿山甲野外放归机制,也要予以充分考虑,如果符合放归条件,也有必要将穿山甲放归大自然。

目前,艾滋病经输血传播基本阻断,经静脉吸毒传播和母婴传播得到有效控制,性传播成为主要传播途径。2019年1—10月新报告感染者中,异性性传播占73.7%,男性同性性传播占23.0%。疫情分布不平衡,波及范围广泛,影响因素复杂多样,防治形势仍然严峻,防治任务更加艰巨。

通过努力工作而获得幸福是没有错的,只是996是不能与努力工作划等号的,而且996也不一定能带来所谓的幸福,因为它剥夺了很多人的时间。

支持者大多是高高在上的管理层,反对的多数为基层员工。有些工作实行996是因为工作性质,如餐饮、服务业等,工作时间基本持续到很晚,除了这些,打着加班旗帜的企业多数还是在剥削员工们的剩余价值,付出与回报似乎并不是对称的。

当然,这里不支持享乐主义,也不支持没有付出就想得到回报的,这是不现实的。只是现实生活中,有一种大概率的情况是,你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而各位老板灌输的“小概率的成功”又成为了激励员工的鸡汤,让员工们充满幻想,为之付出巨大的劳动。

最后,公司、老板、员工都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点?如果没有找到这个平衡点,那么这个矛盾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案件的争议点在于,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是否该为穿山甲死亡负责?原告称被告应将检疫合格的八只穿山甲放归大自然,而被告则认为这些穿山甲是走私进境,本身带有细菌和病毒,贸然放生对生态同样可能造成破坏。这些穿山甲是否死于救治不力?这正是本案的最大争议与看点所在。

而早在绿发会提起这起公益民事诉讼之前,穿山甲是进行放生还是进行人工繁育,就是一个备受争议的问题,而受到相关部门救助的穿山甲死亡率太高这一问题一直存在,这让穿山甲陷入严重的救助困境。所以,这起全国首例穿山甲公益诉讼案值得关注的关键在于该如何对穿山甲实施更好的救助,从而保护好这一极度濒危物种。

马云、刘强东等对996的看法是出于对公司发展、竞争方面的考虑,但是以此为由而剥夺其他人的利益就是不对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走私进境的穿山甲往往经过走私团伙的暴力对待,加上长期运输过程中恶劣的环境,对它们的救助本身就很困难,而国内人工养殖与繁育技术都不过关,这些都造成了穿山甲在救助之下大量死亡的结果。所以,不能简单将责任归咎到对穿山甲实施救助的部门身上。但绿发会提起公益民事诉讼,也是在履行保护濒危动物,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责任,同时也能起到提醒相关部门更加重视野生动物保护的作用。

没有996也不能代表员工就不努力,而996被打上了“奋斗”、“福分”、“梦想”的标签只有老板们才能做得出来,如果再没有相应的报酬,这种很明显就是对员工的压榨。

这有点像被培育出的奴性,而且我们大多数都是顺从、沉默的,因为有些话说出来是要被怼的,搜狗CEO王小川曾发表言论:“不认同公司制度、价值观,不愿意和搜狗一起迎接挑战的人,我们不姑息。”还有“滚”字伺候着。

当下的形势大家有目共睹,资本寒冬,公司裁员在这一两年已成常态,生活所迫,多数人不得不奔波东西,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工作上,也只是让生活更好一点,然而,生活真的如想象中的美好了吗?

据介绍,我国将以“健康中国行动”为契机,动员全社会参与,全面实施“六大工程”:预防艾滋病宣传教育工程、艾滋病综合干预工程、艾滋病扩大检测治疗工程、预防艾滋病社会综合治理工程、消除艾滋病母婴传播工程、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工程。

所以多数人也只抱怨而已,该工作还得工作,该加班还得无偿加班,最终还不是为了生存、为了不被淘汰,试想,谁会愿意加班到很晚,还是无偿的?

其实,我们被灌输的“鸡汤”已经够多了,让我们觉得无私为公司奉献再正常不过了,久而久之,这种形式也就成为了一种定式,你不这样做,那你就是不对的,与公司价值观是背道而驰的。

别因为996进了ICU而后悔莫及,我们不能用命去换钱,然后再拿钱去换命,最后沦为只为他人做嫁衣,什么所谓的美好生活都没有得到。

这就要说到前几日,马云关于996传达出的一些观点,“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请问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You may also like...